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沽源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385|回复: 0

第二故乡———米克图碎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22 10:26: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故乡———米克图碎忆
   高世福

          2020年8月30日至9月3日,应朋友李生银之邀去米克图村待了几天,实现多年来想回第二故乡看看的夙愿。为了不枉此行,特撰写拙文作一下零七碎八的杂忆。
      1971年10月中旬左右,我于沽源红卫一中高中毕业留校3个月后、因乡村缺教师自愿报名到莲花滩公社米克图大队米克图村小学担任了二、五年级小复式班班主任及课程。3年教学中,我认真备课、认真讲课、认真批改作业,不断提高教学水平,逐步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教学方法,曾经在全公社教师会期间讲过“示范课”,并在1973年全县教师会上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那时的学校,是村子东面半山坡上的大庙,上、下课敲得钟,是原来庙里的罄。除我班外,还有郭成林老师的一年级单式班和田溢老师的三、四年级小复式班。正是:高中毕业始任教,原来大庙作学校。成林田溢与我共,同心协力齐欢笑。

      米克图大队,是全县农业学大寨、战备民兵、水利等多方面的典型。所以,我报到时,公社有关领导就安顿说带有帮助大队整理材料的义务。期间,先后与三间房自然村知青、民办教师冯进文共同整理过老党员田喜的《家史》,并配有连环画进行了展览;由我撰写初稿上报、又与县委宣传组龚云堂、杨树森共同整理了大办夜校、扫除文盲的材料印发全县。当年的米克图大队小有名气,军分区领导、各级地方党政领导和干部经常到村视察指导和参观学习。
        这个大队之所以成为全县好几方面的典型,关键是有一个思想先进、作风过硬的党支部书记———谷德俊。他从口里逃荒要饭到米克图村落户,凭着苦大仇深的阶级感情和艰苦奋斗的干劲,赢得了当地老百姓的信任,被选为大队党支部书记、莲花滩公社党委委员、革委会副主任、沽源县县委委员、革委会副主任和张家口地委委员。1969年10月1日,他与地委书记王英俊代表全地区人民去北京参加国庆20周年观礼,受到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亲切接见。我清晰地记得:那次从北京回到县城后,是我们高一班部分男同学从汽车站把他迎接到沽源红卫一中礼堂作报告的;曾记得:刚到米克图的第二天,正赶上在村大礼堂开大会,他把我领上台与全大队广大社员、干部见了面,并要求大家支持我的工作,使我倍受感动和鼓舞。说实在的,那年我才18虚岁,根本就没听说过有个莲花滩公社、更不知道有个米克图村(米克图叫白前,叫梅力克图,是个蒙族人的名字,其含义是象帽子一样的山);还记得:1982年,我调到沽源四中后的一个星期日回莲花滩村探家时,上街偶遇他在公社前面被风刮掉帽子、又用拐棍挑起戴在头上。看清楚后,我紧走几步到了他跟前。交谈得知,他住公社宿舍、在炉子上做饭。我立刻回家,从刚捎回的十支“北京掛面”里给他拿去三支,感动得他当时真的就光嘴哆嗦、说不岀话来。惋惜,后来他终因积劳成疾、重病缠身、医治无效逝世,年仅46虚岁。
        

那个年代,学雷锋、做好事活动搞得轰轰烈烈、全民参与。我主动利用业余时间为二、三队五保户马皮匠、小老王提水、参加一、二、三队场院脱粒劳动,受到了大、小队干部和社员们的称赞。

冬闲时,村里办了夜校。我和田老师、郭老师分别负责高级班、中级班、初级班的管理与教学。社员们上夜校的积极性空前高涨,足以看岀对文化知识的渴求。李生银就是个典型事例:从小没念过书、给他爹打羊伴子7年。在自学一些汉字基础上,经过在夜校的努力学习,文字读写能力明显提高。因为他和梁喜会1972年参军前一直跟我做伴儿的方便条件,临当兵走的几天里,我教会他写书信、信封等等。解放军是所大学校。后又经部队6年的学习、锻炼,写日记、看报纸、读文件都不在话下。

在米克图3年,换了3个住处:刚去时,与知青、民办教师田溢朋锅伙住了些时。第二个住处是三队知青田琦抽调回城后,腾开的两间土房。当时决定拆庙、将学校搬迁到村里的平地上面。我和田溢都将外屋作为本班教室,郭老师将他家堂屋作为教室。一直等到房子建成后,三个班又都搬到新学校。第三个住处就是新学校盖起后,老师办公室的里屋作为我的寝室,直到1974年调往莲花滩公社中学离开米克图。

       短短三年,与大队、生产队干部和社员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那时年轻、思想单纯,真有扎根米克图一辈子的打算。1974年,我被调人莲花滩社中后的前几年中,米克图村的人们不断捎话说:“想你了,回来看看吧!”那时,我才挣32块钱工资。但每次去米克图村时,总要给几个上岁数的、平素对我好的几个老奶奶买一斤糖块儿或者一斤糖枣、姜米条儿什么的,略表一份感激之情。在米克图小学教书期间,每逢过罢年返校后,家长们总要让学生孩子给我端一碗油炸糕,直至我下令禁止说“再端就吃不了啦”才为止。我没有回敬的礼物,只有默默地把书教好。我和两个民办教师相处得也很融洽,红脸儿的时候不多。一次,我们仨课间休息时去供销社,见有刚进货来的蜜桃。一问价钱,3角一斤。我毫不吝啬地掏岀1块钱买了3斤多,回学校洗净后吃了个不亦乐乎、满嘴叉流桃汁儿。剩下的几个,还给郭老师念书的小儿子解了馋。
    综上所述,可见草木之人也无非是对些鸡毛蒜皮之类的忆起,不可能有惊天动地之举。不过,也可以看岀,本人对这个第二故乡———米克图村和这里的人们是有感情的。几天来,在李生银的陪伴下,我观览了两处学校原址和我的三处住址、村东一段“张承高速公路”和石窑沟水库等等,看到什么都亲切。我打算,在有生之年每年去一趟米克图村。亲吻你,我的第二故乡,那里有我青春年华的碎忆。

    ( 2020年9月10日沽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沽源文苑---- 沽源人的网上家园 ( 冀ICP备13002250号-1 )

GMT+8, 2020-10-21 04:29 , Processed in 0.114270 second(s), 15 queries .

联系电话:13400461018; QQ:824344191, 2092558354

© 2012-2013 guyu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