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沽源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87|回复: 0

用不是儿子的眼光解剖父亲【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2 08:2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用不是儿子的眼光解剖父亲
孙志刚
(二)
我曾在以前用小说的文体写过父亲在太原学徒的一段经历,名叫【逃亡记】,基本描绘了他那个也称出彩的故事。
一九四三年秋的某天,山西太原钟楼街早晨的寂静被吆喝声打破。日伪警察局通知所有的商家派人开会,要求凡是19-21岁的年轻男子都要参加。而城西路北“怡和泰”茶庄上下十多号人,唯独父亲符合条件,似乎老天爷也在作弄这个苦命的年轻人。明知没有好事,他却毫无办法。看着荷枪实弹的日本兵和警察,只得顺从地跟着去开会。谁料想这一去,险些把命搭上。
太原城东海子边有个叫老营盘的地方。商家店铺被召集来开会的人好几百名。整个操场上站着满满的,黑压压一片。四周的日本兵和警察像看护犯人样的把他们聚在一起,大家心里谁没数,都感到凶多吉少。原来开会是幌子,实际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日伪为了战争的需要,准备在城西开采煤矿,对中国资源进行掠夺。这些生意人---各商户找来的青壮年,就是煤矿干活的劳动力。美其名曰:“山西太原激进建设团”。得知真相后,来开会的人都傻了,只是如笼中鸟,没了飞的机会。会后,每人发了一身黑夹衣,统一着装,三天的集训开始了。
集训,规定早上列队走步一小时,加强集体意识。剩下的时间就组织这伙人到附近的一片茂密的山林中去伐树,准备修好河口大桥运煤。三天的强体力劳动,令许多人吃不消。有的实在干不动时,就会遭到日本兵的毒打。这帮城里来的生意人,一片哭爹叫娘的悲惨相。父亲和俩比他小的同行分为一组。二人管父亲叫大哥。三人一块从山上往下运木头,腰粗的树累得二人喘不过气来。父亲一个人扛大头,他俩弄小头。患难中三人互相帮助,情同兄弟,一起咬牙坚持到集训结束。
三天后,这几百人被汽车拉到太原城西80里外的河口镇,住进了一个高墙壁垒的大院里。四角有岗楼,白天黑夜有哨兵巡逻看守。出入大铁门必须有日伪兵跟着。大家从此失去了人身自由,第一天就被押着下了矿。阴森、潮湿的矿井下,几百米伸不直腰的行道,往出折腾一次煤,如在地狱中走了一遭。个个累得手脚都不听使唤。再加上日伪军的训斥、打骂,真是“吃得阳间饭,干得阴间活“。人们都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面对这样的困境,父亲便萌生了逃跑的想法,当他把想法告诉了两兄弟,他俩都赞同。于是三人就为逃跑做起了打算。
我对父亲当时的这一举动,非常佩服,岁数不大,却彰显血性,真男子也。他当时在前有出逃事件开始发生,后有一个伙伴突然生事的不利状况下,用一双崭新的鞋子贿赂了知情人,换得逃路的捷径,便毫不迟疑地果断行动起来。试想,那个非常时期,知道报团取暖的重要,有结交朋友的欲望,难能可贵。甚而懂得人事变通,舍物求存。而又遭变故,当机立断,做事毫不拖泥带水,也是成了生命辉煌之亮点。
一天黄昏后,在干完活的人都去打饭时,父亲和另一个小伙子,便急切地跑上了东岗楼,(因知情人告知此时站岗兵去吃饭了)不顾一切地顺着墙壁往下跳。四米高的岗楼下是一个大壕沟,这二人连滚带爬地过沟上了一条汽路。由于天还没黑下来,只好大步行走,路上碰见人,佯装去办事的样子,可心里直打鼓。没走出四五里,听到后面有喊叫声,知道是发现了他们,那时惊得头发都竖了起来,撒腿朝前方就跑。当逃到二十里外河口大桥时,二人已是筋疲力尽。他们躲在一旁的庄稼地,脱掉发的工装,赤身裸体,顾不得颜面耻辱,再次拔脚向家乡的方向逃命而去。

作于2019.8.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沽源论坛---- 沽源人的网上家园 ( 冀ICP备13002250号-1 )

GMT+8, 2019-8-23 09:14 , Processed in 0.122841 second(s), 15 queries .

联系电话:13400461018; QQ:824344191, 2092558354

© 2012-2013 guyu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