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沽源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8637|回复: 0

察东事变中的五女河(张艳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31 11: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五女河位于河北省沽源县长梁乡南去十多里的小山凹的脚下,是滦河的源头,他一路北去,逶迤四十多公里,汇入闪电河,富庶和孕育着沿河两岸的坝上儿女。
  去五女河,正是坝上最漂亮的季节。绿得可人的小麦尺把高,刚没过膝盖;漂亮的不只是满眼的绿,还有不好言说喜悦——小麦正在成长,是成长在节骨眼上,早些天,或者晚几日,都不是最好,早了意犹未尽,晚了兴趣索然,刚好是哪种让人怜惜的美,想抓住又无处下手的美。像孩子三四岁光景,再往前,不省人事,过了这个阶段又淘人,没有了幼稚纯嫩之气,沾染了世俗烟火,少了眼底的清澈和无辜。五女河就夹在小麦地里,细细地流,流得曲曲折折,流得磕磕绊绊,流得若无其事,又流得倔强而沉稳。
  然而历史的昨天,五女河的当年,并不遥远,那些并不遥远的战争烽火,曾经是那么深刻惨痛地洗礼过我们坝上的母亲河——五女河。五女河亲眼见证了发生在河北省沽源县地域内的“察东事变”。旧时的1935年,河北省称作察哈尔省(省府张家口),于热河省(省府承德)比邻接壤。“察东事变”,是“华北事变”序幕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华北事变”是日军侵略华北,和南京国民政府在华北继续妥协退让、丧权辱国的一系列事件的统称,是日本侵略中国、称霸世界的一个重要步骤。
  1931年9月到1932年3月,日本侵略了东三省:辽宁,吉林,黑龙江。而旧时的热河省就包括吉林省的一部分。热河省府承德,与察哈尔省(省府张家口)比邻。1934年后半期,在察哈尔省主席,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授权指挥部下,开驻热河丰宁大滩一带,修建工事,整备军员,适时地袭击当地的日伪守卫对。宋哲元是一位沉稳冷静,热情似火的爱国将领,对南京政府的妥协不抵抗政策深恶痛绝,可他的一腔爱国愤恨之情,也只能在委员长的掣肘压制下,借机发泄舒展一下。派部袭击驻丰宁大滩一带的日伪守军就是一例。
  日方很快有了反应。1935年1月18日,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发表声明称:“关东军从热河安谧以来,人民安居乐业。昭和九年后半期,宋哲元部下步骑部队开驻热河丰宁县大滩一带,有碍该县行政。经向中国方面要求守军撤退,并定最后期限为去年12月31日撤出。届期未见宋哲元军履约,且于本月十二日在长梁附近,配置军事。并袭击当地守卫团,因此日军为维持日“满”共同防守精神起见,实行驱逐宋军,逐出满国境内”。与此同时,日本驻华公使馆武官高桥坦,也向正在北平的察哈尔省主席,第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提出警告:“独石口至沽源一带之华军所驻地带,系属于热河丰宁县境,要求迅速撤退否则将采取断然措施”。日方硬说长梁,独石口属热河丰宁县境,妄图把这些地方划归伪满洲国,完全是无理寻衅,目的是要挑起事端,制造扩大侵略的借口。
  日方声明、警告发出后,即连日调兵遣将,准备行动。热河境内日伪军陆续向沽源县长梁,五女河方向运动,承德日军集结丰宁县,先头部队已到大滩一带。1月29日,大滩方向又开过来伪热河军张俊哲旅、彭余生旅各一部,步骑兵共约3000余人,驻多伦伪警备旅李守信部千余人,也于同日向沽源方向开进,日伪军与沽源驻军第二十九军前哨相距仅40里,战事一角即发。
  面对日军的猖狂挑衅,国民党南京政府十分恐慌。1月19日,国民党行政院北平政务管理委员会委员长黄郛到南京,向蒋介石、汪精卫报告华北政局。蒋介石唯恐事态扩大,竭力将大事化小,说什么察东事件系地方事件,应就地解决。1月20日,察省外交特派员岳开先由北平返张家口,奉令访晤日本驻张家口特务机关长松井源之助,商洽察东事件。第二天,岳开先陪同察省民政厅长秦德纯再度与松井谈判,乞求日方停止军事行动,并请松井亲赴长梁、五女河等地“视察”,以便确认该处无华军驻守。
  日方为了进一步扩大事态,先故作姿态,表示要“和平解决”,同时大滩一带日伪亦作撤退伪装,以迷惑国民党当局。这种和平假象,国民党当局果然信以为真,认为察东事态不致再扩大。但就在1月22日下午六时许,日方突然派步兵、炮兵千余人,伪军两三千人,装甲车10余辆,同时向长梁、五女河、独石口一带进犯。次日上午,日伪军在飞机和地面炮火的配合下,向独石口以北之长城线前进。同时,日机飞临张家口上空,散发关东军第二次声明,声明称沽源一、二、三、四各区已接受伪满之“王道行政”,关东军决以热河省之主力,及空军一部,采取断然处置。25日和26日,日机连续轰炸独石口、东栅子,并在沽源方面增兵千余名,战事进一步扩大。
  对日军的突然袭击,国民党政府措手不及,在日军的轰炸炮击下,车栅子一带的民团和居民死伤惨重,长梁、五女河的居民纷纷外逃。1月25日,岳开先到北平,向何应钦和宋哲元汇报情况,何宋即电南京请示,26日南京复电称“察东系地方事件、不另派员北来,由地方当局交涉解决”。当晚,岳开先会晤高桥,作初步交涉。日军一方面派松井、高桥应付国民党当局,拖延时间,一面继续扩大军事行动。27日,日军突然占领东栅子,次日又占领沽源县城东的乔家围子、义合城两村,并向石柱子、喜峰岩一带增兵。
  就在日军摆出大干一场的架势之时,突然又于28日撤出车栅子。接着,高桥也一反事件发生以来的拖延态度,对双方召开和平会议提出了具体建议。日方行动,出人意料。原来,日军刚在察东点燃战火,发生了“贝加尔湖事件”。1月24日,伪满边防军在贝加尔湖北面的哈尔哈庙附近巡逻时,与外蒙军队发生武装冲突。为防止腹背受敌,所以日军决定暂停察东行动。于是,中日双方关于“察东事件”的谈判得以进行。
  2月2日,谈判在热河省丰宁县大滩镇日军司令部举行。中方代表是第二十九军第三十七师参谋长张樾亭、沽源县长郭增恺、察省政府科长张祖德。日方代表是关东军第七师团第十三旅团长谷实夫、第二十五联队长永见俊德及岩永中佐、松井中佐等。会上,日方代表谷实夫宣称,察东事件是出于“误会”,现双方均不欲扩大,故日军已撤回原防,希望嗣后不再发生此类事件等。中国方面代表张樾亭表示说,中国方面始终维持和平原则,现日方既已撤退,双方误会即可解除。会议仅历半小时,双方既口头约定解决办法,后称此会谈的结果为“大滩口约”。
  2月4日,国民党军委会北平分会公布《大滩口约》,会文如下:
  “据陆军第二十九军军长兼察哈尔省政府主席宋哲元报告,察东事件,经派第二十九军第三十七师参谋长张樾亭,率同随员沽源县长郭增恺、察省政府科长张祖德,于2月2日前往大滩,与日军第七师团第十三旅团长谷实夫、第二十五联队长永见俊德及松井中佐等,于是日上午11时在该处会商,口头约定解决办法如左:察东事件原出于误会,现双方为和平解决起见,日军即返原防,二十九军亦不侵入石头城子、南石柱子、东栅子(长城东侧之村落)之线及其以东之地域。
  所有前此二十九军所收热河民团之不枪计37支、子弹1500粒,准予本月七日,由沽源县长如数送到大滩,发还热河民团。
  至此,察东战火虽然暂时平息,但日寇侵略凶焰有增无减。从“大滩口约”内容看,日军虽未完全达到占领察东目的,但国民党政府却实际上丧失了对沽源县长城以东地区的控制。
  1935年6月10日,丰宁县参事官一行侵入东栅子,受到中国军队二十九军拦击,次日,伪满警卫部队侵入沽源县小厂村,再次受到二十九军两个连的拦击,同月24日,二十九军在独石口北,与入侵的伪满国警卫队发生冲突,战至次日凌晨,伪军增派骑兵五个中队,步兵一个大队开赴增援,二十九军撤出。史称第二次察东事件。
  在日本侵略者胁迫下,6月28日国民党政府决定,免除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察哈尔省主席职务。
  1935年12月12日,伪蒙军李守信部在日军飞机轰炸的配合下,占领沽源,自此沽源全部沦陷。
  傍晚我们回到村里。村里有口井,井上盖有房。井房十步之外,就是哗哗流淌的五女河。五女河好窄,身高五尺的男人一步就能小跨过去。看了让人心疼,我不知是心疼五女河的枯瘦,还是心疼我们多灾多难的祖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沽源文苑---- 沽源人的网上家园 ( 冀ICP备13002250号-1 )

GMT+8, 2019-9-22 12:41 , Processed in 0.107000 second(s), 18 queries .

联系电话:13400461018; QQ:824344191, 2092558354

© 2012-2013 guyu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