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沽源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0842|回复: 0

抗日同盟军收复沽源(张瑞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31 11: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相继占领东三省和热河,并开始向察哈尔省渗透。当侵略者占领坝上重镇多伦后,震动了当时的察哈尔省会张家口,点燃了民众的怒火。各界人士纷纷行动,积极投入到各种形式的抗日救亡活动中。抗敌御侮会充当了抗日先锋的角色,带领广大张家口人民进行抗日宣传、抵制日货等活动,在察哈尔,拉开了军事抵御外族入侵的序幕。
  在抗日浪潮高涨之时,1932年10月,冯玉祥从泰山移居张家口。冯玉祥到达张家口后,与中共华北政治保卫局取得联系,在共产党的帮助下,开始组建一支新的抗日军事力量。经过共产党和冯玉祥的多方联络和耐心说服,盘踞在张家口一带的多支军队被集中收编。1933年5月24日,侵占多伦的日伪军向南推进,占领沽源。这时,热河伪满军司令张海鹏偕同日本军官多人到达沽源平定堡,召集各路伪军头目,讨论大举南犯的计划。察哈尔形势进一步恶化,使得冯玉祥组建新军的脚步加快。5月26日,抗日同盟军在张家口宣布成立,冯玉祥任总司令。抗日同盟军发布公告,表示要“结合各路忠勇将士及爱国民众,实行武装,保卫察省,为争取国家独立,民族解放而奋斗。”
  抗日同盟军的成立,不仅取得了察哈尔人民的积极支持,也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很多抗日团体、省市当局、社会名流发来贺电,表示祝贺。一些地方还捐款捐物,给予实际上的帮助。
  6月初,日军继续向南推进,坝上地区的宝昌、康宝沦陷,张北告急。斗争形势迫在眉睫,6月15日,冯玉祥在张几口主持召开了抗日同盟军第一次军民代表大会。出席大会的代表61人,冯玉祥、方振武、吉鸿昌等9人为主席团成员。大会对抗日同盟军的军事、政治、经济等方面做了纲领性决议。会后,部队重新编制,任命方振武为北路军前敌总司令,吉鸿昌为北路军前敌总指挥,圆满完成了军队的组建和作战准备。6月20日,吉鸿昌帅军抵达张北,开始收复查哈尔失地。当晚,吉鸿昌等人发表就职电文,表示“愿抛头颅,换取民族生存,挥我热血,收复大好河山”的决心。
  吉鸿昌率领的北路大军,在进攻前做了周密部署。邓文的第五路军为左翼第一梯队,由左卫出发,经太师庄、水磨厂向张北集结;李忠义的第十六军为右翼第二梯队,由万全出发,经正北沟、北马厂向张北以东的阮庄一带集结;骑兵第三师为第三梯队,由张家口出发,经南天门、古石滩到张北集结。中共前委组织了三人团,由柯庆施负责,并派遣十余名宣传队员一同随军北征。
  6月22日,吉鸿昌率领的抗日同盟军首先对康宝发动进攻,盘踞于此的日伪军闻风丧胆,士气低落。吉鸿昌的部将王德重,带领自己的支队猛攻康宝城,战斗持续三个小时后,敌军溃败,逃往宝昌。抗日同盟军收复康宝县城后,缴获大批马匹及军用品。胜利的消息传到张家口,民众受到极大鼓舞。  冯玉祥将军冷静分析局势,致电吉鸿昌“察东民众,水深火热,弔民阀罪之举,未容稍缓”,让他抓住时机,继续北上。
  吉鸿昌开始又一个征程,率军向宝昌挺进。大军分三个梯队,一个主攻,两个掩护,浩浩荡荡逼近宝昌。此时的察东日伪军之力,压在沽源、宝昌一线,试图负隅顽抗。驻守宝昌的伪军崔兴武部,官兵慑于抗日同盟军的威力,大都厌战。日军得知宝昌告急后,急令驻守沽源一带的张海鹏部前去支援,并由日军茂木骑兵团接济大量武器装备和骡马千匹。7月1日,吉鸿昌的三路人马对宝昌进行合围,同时,向敌军阵营喊话,晓以大义,让他们缴械投降。猛烈的攻势和攻心战术,迫使一部分敌军放下了手中的武器,举手投降。另外一部分负隅顽抗的敌军,在刘家营、柳条沟一带与同盟军激战。傍晚时分,在同盟军猛烈打击下,敌军溃败,残敌弃城逃往大本营多伦。吉鸿昌的军队,乘夜进入宝昌城,拿下了这座军事重镇。这次战斗,俘虏了大批敌军,其中有白俄罗斯俘虏37人,全部拘押在随营学校内,充任后方的勤务。
  宝昌的失手,震动了整个坝上地区的日伪军。盘踞于沽源境内的刘桂堂,得到消息后,坐卧不安,最终决定反水,投靠吉鸿昌。他亲自赶赴宝昌面见吉鸿昌,表示他的军队愿意接受改编,并共赏出军计划。吉鸿昌将这一消息电告张家口总部,冯玉祥回电,国难当头,愿意团结一切抗日力量,任命刘桂堂为抗日同盟军第六军总指挥。
  刘贵堂反正之后,驻守沽源的伪军张海鹏部陷入孤立境地。吉鸿昌抓住时机,指挥大军向沽源挺进。当时恰逢坝上草原的雨季,抗日同盟军在没有雨具的情况下艰难前进。沿途荒凉泥泞,人马衣物全部被雨水打透。坝上地区地广人稀,村落之间距离大,就地征购遇到困难,加上泥泞,大军的供给出现问题。同盟军的战士们每天只能领到十两小米,当时的秤是十六两一斤。这几两小米,对于行军战斗的战士们来说,根本难以吃饱。小米加步枪,并没有削弱战士们的斗志,他们怀着必胜的信心,一步步逼近新的敌人。
  行军途中,吉鸿昌始终保持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也用身先士卒的英雄气概鼓舞着战士们的士气。面对艰苦的作战条件,吉鸿昌骑在战马之上,随口吟出打油诗:“抗日将军真是苦,骑在马上啃苞谷”。其实,当时他的身上,也只有从坝下带着的两个苞谷了。即使是这样,他还是把一个苞谷给了一名没带干粮的老战士。吉鸿昌面对敌人时,绝不手软,面对自己的战士和劳苦大众时,则一付菩萨心肠。他在向沽源进军途中,依旧关心着宝昌城中的官兵和百姓,在给总部的电文中写道:“我军夜驻宝昌城,战后疮痍满地,伤心万状,抚恤救济,惟视量力。”途中路遇两个流落荒野的农民,因严冬冻掉了脚趾,难以前行,吉鸿昌就把自己的马让他们骑,自己则步行前进。吉鸿昌爱兵如亲、爱民如子,但爱而不纵,护而不骄,在关系的同时始终不忘严明的军纪。在沽源小河子驻防后,一进驻地,他就在北庙戏台上开大会,要求部队每日操练,帮助百姓,凡是有害民扰民者,定严惩不贷。严明的纪律,打造出了高素质的子弟兵队伍,队伍中的官兵不打人、不骂人、不强行征用民夫,自己挖战壕、打柴,有时还帮助百姓干活,给当地群众留下极佳的映像。
  正是靠着吉鸿昌卓越的领导才能和人格魅力,靠着抗日同盟军坚强的斗志和严明的纪律,靠着当地百姓的真心拥护和热心帮助,沽源的这场战斗,成为一场没有悬念的角逐。驻守沽源的伪军张海鹏部,在抗日吉鸿昌的部将刘亚农率领的一支军队的进攻下,节节败退,七百余人被击毙,五百余人被俘。只有一小部分残军,溃逃到多伦。至此,坝上地区又一座重镇沽源,宣告收复。
  沽源收复后,吉鸿昌把目光投向了敌人的老巢多伦。他分析了目前的形势后,7月5日,在大柳树村召开了军士会议。会议决定,大军分三路,向多伦进发。7月7日,吉鸿昌下达攻城命令,经过五昼夜激战,盘踞于多伦的日伪军全线溃败,多伦被我抗日勇士光复。
  抗日同盟军骄人的战绩,极大地鼓舞了察哈尔民众,并震动了全国。全国各地各种团体组织,纷纷致电致函祝贺,并踊跃捐款捐物慰劳。在中共的领导下,7月25日,华北御侮代表大会在张家口开幕。同时,抗日同盟军总部成立了收复东北四省计划委员会。然后,蒋介石、汪精卫集团却百般阻挠抗日同盟军,7月28日,在庐山会议上,以最后通牒的方式向冯玉祥提出四项意见,决意解散同盟军。冯玉祥迫于政治、军事的多重压力,最终于8月初,解散了抗日同盟军。
  抗日同盟军解散后,退出多伦的吉鸿昌率领大军抵达沽源县乔家店,并在那里召开会议,决定将抗日同盟军改为抗日讨贼军,计划过独石口,挺近热河、栾东寻找主力作战,继续收复失地。会议后,吉鸿昌感慨万千,豪情低昂,挥笔在乔家店关帝庙的墙壁上题写了“抗日难遇沧海水,救亡必过独石关”的誓言。就在之前,这位叱咤风云的抗日英雄,也曾到过乔家店,并在一座戏楼上题写了十个流传千古的大字:“宁作战死鬼,不作亡国奴”!
多情沽源是骄傲的,这片土地,曾经挥洒过壮士的豪情;美丽坝上是自豪的,这片草原,曾经激荡过英雄血泪;千千万万儿女,用曾经的奋斗和牺牲,铸就了共和国的宝鼎,迎接着伟大复兴的曙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沽源文苑---- 沽源人的网上家园 ( 冀ICP备13002250号-1 )

GMT+8, 2019-9-22 12:42 , Processed in 0.152626 second(s), 22 queries .

联系电话:13400461018; QQ:824344191, 2092558354

© 2012-2013 guyu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